閱覽

消息報導

【專訪黃靜婷】藝術家問藝術家:執己有時 推石有時(立場新聞報導)

07-12-2018

1 / 1

【專訪黃靜婷】藝術家問藝術家:執己有時 推石有時
7.12.2018
撰文:黃嘉瀛

執筆之際,面書哀鴻遍野。我的朋友最近產後抑鬱,治療師開的藥方是「不要看任何新聞報道」。說的也是,痛心和憤怒已非朝夕之事,最慘是你知道全都是真實,而似乎無力扭轉劣勢,可這不能作放棄的藉口,放棄是無關處境的選擇,同樣地,以流動的身姿迎向挑戰,是對自己信仰的交待。這是我上星期觀看「賽馬會藝壇新勢力」﹕流動舞蹈劇場《遙遙之城》首演後的反思。

觀照自己,觀照別人

演前知悉《遙遙之城》以希臘神話中西西弗斯推石的故事為喻,以鏡球代替大石,舞者們就是推石人。演後專訪創作此作品的藝術家黃靜婷 (Chloe),沒再糾纏於解讀此比喻,反而談到 Chloe 一些生活上的、「貼地」的覺悟。譬如是小時候學跳舞放小息大家會聚攏耍玩,現在的小朋友則各自低頭玩電話;或是家人生育了,都不得已要緊貼競爭的步伐,替小孩報讀學前班、爭學位;又或是有話不好好看著對方雙眼說,卻被逼人的生活擠得你連傳短訊、打字的氣力都沒有。演出首段,穿著冰冷面具、硬板西裝的舞者被碩大的鏡球不斷傷害:輾壓、挾持、擺弄、推撞……暴力非常,且是無以名狀的、不見血的冷暴力。初看會覺得可以接受,加大力度後又不禁問「這樣好嗎?」,再推盡一點時覺得殘忍,但受者又未求助所以還是可承受的?西西弗斯的石頭如隨年月增加重量,怕且也不會有人可憐他的遭遇。

閱讀全文

相關藝術家